首頁 >> 行業資訊 >>行業動態 >> 全球疫情下,亞麻產業豈有完卵?
详细内容

全球疫情下,亞麻產業豈有完卵?

      全球新冠疫情大爆發,從中國到歐美線下實體門店的關張,到制造業中游外貿訂單延期、取消的沖擊,再到供應鏈上游法國亞麻原料廠因疫情的一度停產…全球亞麻市場牽一發而動全身,因新冠疫情而帶來的多米諾效應,正在迅速席卷全球。

image.png

全球疫情的覆巢之下,亞麻產業豈有完卵?
 
       就此,麻紡領域自媒體人李志鵬對話國際亞麻界資深專家趙志剛先生,希望借助專家的視角深入了解當前全球亞麻市場。為行業發聲,引發大家的關注與思考;為企業出謀,共商風險抵御與危機對策。
image.png
法國亞麻田(春季)
 
「對話的初衷」
 
我們希望呼吁政府相關部門,包括地方政府及主管部門,從金融、稅務方面,能關注到這個實體產業,特別是像亞麻這樣有生命力的傳統紡織類的實體產業。其次,亞麻行業的重生或者說產業升級,我認為需要兩方面的力量:一方面是企業的自救與企業間的互救;另一方面則是各級政府的幫扶。

Q:麻紡領域自媒體人 李志鵬
Z:國際亞麻界資深專家 趙志剛先生
 
Q:請您以一兩句話,簡要概述全球亞麻市場當下現狀?
Z:今年的全球亞麻市場是我從業近30年來所經歷過最難的時期,嚴重程度遠超2003年的SARS以及2008年的金融危機。

Q:目前,西歐亞麻產業及市場情況如何?
Z:歐洲疫情爆發后,西歐大部分亞麻企業都相繼停工、停產,其中以法國、意大利受疫情影響最為嚴重,比利時相對較輕。大家都知道,意大利的嚴重程度幾乎等同于西歐版的武漢。繼意大利之后,法國、德國、英國疫情肆掠,無一幸免。
意大利、法國等相繼出臺了封城、禁足令等防疫措施,與我國采取的防疫措施類似,但因其政體與國情不同,所以防疫效果有差異,沒辦法和國內相比。
無論法國還是意大利,在全球亞麻產業鏈中都有著舉足輕重的地位。法國是全球可交易亞麻原料最大的原產地,其出口亞麻原料的貿易總額占全球原料比重的2/3以上。比利時、荷蘭、埃及、東歐也有亞麻原料出口,但法國占比最高。法國原料企業停產,無疑在行業內釋放了一個巨大的信號。
image.png
從西歐來看,法國、意大利、西班牙擁有全球高端時尚與快時尚產業的最多的品牌,大部分高端時尚品牌來自法國和意大利,而最大的快時尚品牌ZARA則源自西班牙。不幸的是:這三國成為歐洲疫情的重災區,由此引發對亞麻產業的沖擊可想而知。
從原料端看:法國和比利時兩國加起來占了我國亞麻原料進口總量的80~90%。當前,法國亞麻原料廠大部分停產,盡管比利時疫情相對不那么嚴重,部分原料廠還在生產,但行業人士都清楚,比利時主要為規模較小的家族企業,較大的亞麻原料廠主要集中在法國,所以法國對原料影響更大,法國原料廠停工、停產,亞麻產業上游幾乎停擺。
image.png
疫情嚴重的法國除了對亞麻原料的重大影響之外,也影響了高端時尚產業對亞麻的應用,意大利更是如此。作為歐洲最大的亞麻紗、亞麻布市場,意大利完全停擺,深刻影響了中國亞麻紡織業,造成的損失難以估量。
綜合來看:西歐疫情最嚴重的三國,對全球亞麻產業沖擊可概括為:

  • 法國影響亞麻原料及終端;
  • 意大利影響終端市場、產業鏈下游;
  • 西班牙影響服裝市場。

隨著法國對疫情的控制,近期逐漸得到緩解,部分亞麻原料廠也在逐漸開始恢復生產,這對于中下游是個積極的信號。上游原料端正在緩慢復蘇之中…
image.png
PS:我國進口的亞麻原料,絕大部分來自西歐的法國和比利時,少部分來自埃及和東歐。近幾年,全國的亞麻原料年進口量保持在18萬噸左右。
 
Q:疫情嚴重的美國、日本,亞麻市場如何?
Z:目前美國新冠確診40多萬例,而且還在以每天2、3萬例的速度新增,這是很恐怖的事態。在亞洲,日本、印度對世界亞麻產業也有著重要的影響,兩國是重要的亞麻消費市場,印度同時也是亞麻產品生產大國,但目前情況也嚴重。
疫情方面,日本和印度有些相似,爆出的確診病例不多,事實上真正的疫情遠比確診數據更為嚴重。日本因為國家經濟以及社會發展水平較高,有能力較快地控制疫情,但印度則不同,因其社會發展水平較低,情況可能非常糟糕。

Q:全球實體門店關張,終端市場成為另一塊多米諾?
Z:歐洲疫情大爆發,許多國家先后采取了封城、禁足等各種緊急狀態的管理方式,提法上略有差異,其本質相近:都是為了限制人們出行和聚集,隔離病毒。主要表現為停工、停產,限制出行。在歐洲,大型的人際交往暫停,商場、酒吧、咖啡館乃至娛樂場所關閉,導致人與人之間少了交流,少了人群的流動,消費也因此銳減,這直接導致產業鏈上的訂單急劇減少等一系列連鎖反應。
image.png
意大利米蘭的購物中心疫情前后對比
image.png
目前,國內出口的紡織訂單,已降到了多年來最低點,甚至比我們一開始談到的2003年的SARS以及2008年的金融危機時更低,所以我認為它是近30年來亞麻產業最為嚴重的危機。有不少專家將其與30年代的大蕭條相比,這樣看來說其百年危機也不為過。
image.png
我們國內市場也比較慘淡。持續防控近三個月,到現在算基本控制住疫情了。盡管武漢解封,許多地區防控依舊很嚴。商場、酒吧、體育和娛樂場所不營業,圖書館、影院關閉,人們無法出來消費,無法大規;优c交流,導致整個內銷市場也急劇下滑。

總結:
全球實體的連鎖反應,
海外訂單延遲或取消,
國內市場慘淡,
傷及整個上半年的亞麻市場!
 
Q:疫情緩解下的中國,麻紡產業現狀如何?
Z:先來說說我國麻紡織產業,非常有特點:是一個以亞麻為主,苧麻、漢麻為輔的產業結構。亞麻產業呈現一個高度“兩頭在外”的產業態勢。什么是“兩頭在外”?一頭依賴于原料進口,另一頭依賴對歐美、東亞、南亞等消費市場的出口。
PS:中國年進口亞麻原料4億美元左右,出口亞麻紗布8億美元左右(尚不包括亞麻服裝服飾)

據我了解,開年絕大部分的出口訂單,原定于3、4、5月份交貨的,大部分要么延期、要么直接取消。即便是延期也很麻煩,大家都知道春夏季市場,一旦春季不能完成交付,上半年的訂單基本就OVER了。

近期國內疫情稍微得到緩解,3月初開始,企業開始復產復工,晚一點的企業3月底也已經復產復工。不幸的是:西歐的意大利、西班牙等國成為全球疫情重災區,隨后美國也大規模爆發疫情,導致國際市場需求急轉直下。
image.png
讓大家苦惱的是:企業好不容易開始復工,恢復生產。隨即面對的卻是訂單要么延期、要么取消的一連串壞消息,企業因此瞬間被逼入兩難的境地。在這樣的形勢下:實力較強或資金、原料相對充裕的亞麻企業,還可以堅持一段時間;而實力弱一些的,資金、原料儲備不足的企業很快變得難以為繼了。
 
我個人估計:全國亞麻業的產能運行(實際開臺率)目前不足50%,且仍處于下降的過程中,很有可能降至30%左右。
 
「最后總結」
 
近些年中國經濟有個說法就是:我國的勞動力紅利即將用盡,勞動密集型制造業在往外轉移。但我個人認為:亞麻產業應該是個例外。亞麻產業雖然仍屬于相對的勞動密集型產業,但由于中國亞麻業具有產業鏈完整、生產效率高的優勢,仍然具有極強的生命力,短期之內不會被他國所取代。
image.png
歷經這一次百年疫情之后,我覺得從中央到地方政府,有必要重新評估產業價值,需要積極的反思和客觀評估。比如我們的亞麻產業,即便是屬于用工較多的勞動密集型傳統產業,卻依然具有自身沉淀的獨特優勢,在國際市場上有絕對競爭力和比較優勢。試想,如果我們的實體產業不復存在,新經濟也就如同空中樓閣,無從談起。這一點,我們從這次疫情的影響中可以清晰看到。

(作者:李志鵬)

技术支持: 天天向上(北京)網絡科技有限公司 | 管理登录
20选8全中是多少钱